第一百七十四章 你不习惯借酒消愁

cc国际网投官方合法吗_cc国际平台犯法吗_e彩cc国际: 顾总是我竹马 作者: 余生待你 更新时间:2019-11-06 13:47:37 字数:2297 阅读进度:201/201

“沈邺,我的忍耐,也是有限度的。”他阴测测的吐字,“我忍不下去了。”

闻言,沈邺惊讶的瞪大了眼。脑袋,一团乱糟糟的。

他说,忍不下去了。他忍过自己么?笑话,明明一直以来,都是她在忍耐着他好吗?

顾军擎居高临下的睥睨着她:“沈邺,你要跟我离婚?你以为,你想离就能离到?呵!”

沈邺紧紧的皱着眉,很是紧张的瞅着男人一张一合的薄唇。不大明白,他的话,是什么意思。

“不明白我的意思?那我告诉你!”顾军擎腾出一只手,修长的五指,突的掐住沈邺的双颊,逼迫着她直视自己,“我之前好像有跟你说过,如果你们沈家不是靠我资助,你以为还能撑下去?沈邺,我每年砸三亿美金进沈氏,你以为我在做慈善?”

“你想说什么?”顿时间,沈邺就觉着,自己的血液都被冻结住了。

男人危险的眯着眸,接着说:“装不懂?要跟我离婚?除非你想看到,你爷爷大半辈子的心血,彻底毁了。”

这几年来,虽然沈氏在外界看来,是一直高薪聘请着人来打理,但其实一直都是顾军擎在背后掌控着沈氏。而且每年都会投入三亿美金进去,这才使得沈邺爷爷创下的集团保了下来。若非是他,沈氏在前几年那场金融风暴里,便已经破产了。但是,那场危机,他跟沈邺的爷爷也都一致做好了瞒着沈邺的打算。

但是现在看来,他是保守不住这个秘密了。

如不拿点让她在乎的事出来留住她,估计自己,就真要失去女孩了。

如此一想,顾军擎的心,便彻底硬了起来,无视掉沈邺的泪眼模糊,口吻冷漠的接着道:“沈邺,你以为你想嫁就嫁,想离就能离得掉?我告诉你,没门!”

“那你……”沈邺艰难的张开嘴,哽咽得都快说不出话了,“想我怎么办?”

她被他掐得疼出了眼泪花。

沈邺的眼前,闪过今天他跟何静欣抱在一起的画面。

胃里顿感一阵恶心,酸水迅速的涌上了喉咙。

紧接着,沈邺就用尽全身力气的一把推开了他,快步的冲入洗手间,狂呕了起来。

顾军擎被推得很猝不及防,此时此刻,他坐在床沿,黑眸的色彩很是挫败。

自己这是怎么了?

不是已经决定好要好好的挽留沈邺的么?怎么就又逼她起来了呢?

沈邺呕完出来之后,卧室已经空荡荡的,而房门是开着的。看来,他出去了。

她不知道待会儿,他还会不会进来。也很害怕他又来伤害自己一次。

……

顾军擎开车离开了海伦小区,去了秦凡的私人会所。

“我说,你两究竟是怎么回事了?啥时候结了婚,我怎么不知道?结婚了,怎么又离婚?艾玛,你们这些城里人真会玩。军擎我告诉你,婚姻就像一座坟墓,你进去了,就别想着能轻易出来了。尤其是那小妞,从小就特爱缠你。”此时,秦凡一手抱着一个金发美女,被人喂了一口红酒之后,包厢门,突的就被推开了。就见顾军擎来势匆匆的走了进来,直接坐到对面去,打开一瓶轩尼诗就狂喝了起来。

秦凡看得也是惊呆了。

轩尼诗好说也有几十度。

他心想,顾军擎,你今晚喝醉了可甭想我会扶你进套房。

才不到一会儿的功夫,一瓶辛辣的轩尼诗,就被顾军擎喝光了,他的胃,火辣辣的难受。但也能缓解下,心里的疼。

无人知晓,他现在满脑子都是刚刚的时候,女孩恶心干呕的一幕。

他妈的,他怎么就在她心目中变得那么的讨厌了?甚至,连触碰一下,她都觉得恶心!

刚刚在飙车过来的一路上,他就在想,如果他就此答应跟她和平离婚,她是不是就会停止对自己的讨厌。可,他只要一想到,从此女孩再也不属于自己的时候,他整颗心就像被一只拳头狠狠的揪着一样疼。

如今的他,很矛盾。

也很是后悔,刚刚自己控制不住的情况下,差一点又伤害到了她。

越想,他就发心慌。然后又拿起另外一瓶轩尼诗,接着喝!

秦凡口瞪目呆的欣赏着对面那把洋酒当成矿泉水喝的家伙,无语的摇了摇头,随后暧昧的捏了一下两旁的金发美女,让他们先出去。

然后,他将震耳的音乐关上。偌大的包厢,瞬间安静了下来。

秦凡走了过去,无声无响的将他手里的酒瓶抢走:“军擎,你不是我,你不习惯借酒消愁。”

“呵!”顾军擎慵懒的瞥了他一眼,若有似无的冷笑了一声,然后从他手里抢回轩尼诗。

秦凡虽然很怕这丫的发飙跟自己打架,但也好过他自暴自弃把自己给喝垮了。紧接着,他就又把顾军擎手里的酒瓶抢走,顺便藏到自己背后去:“你倒是把话说清楚啊,不然我怎么给你想办法?咱两从小就认识了,虽然我确实没你厉害没你会赚钱。不过我多多少少还是了解你的。你就一闷葫芦,你告诉我吧,你是不是爱上人家小邺子了?”

从他刚进来的那一刻起,秦凡就嗅觉到端倪了。不对,应该得说,从很早以前就已经有不对劲。

只是,他一直都觉得那个可能性应该不大。但现在,却开始不得不要直视这个问题了。

如果顾军擎真的爱上了沈邺,那是最好办了。毕竟,从小到大他就看得出,那小妞很喜欢顾军擎。

而此时,顾军擎很不满意秦凡一口一个小邺子的叫,他跟沈邺,很亲密?

秦凡察觉到顾军擎的脸色越发阴沉,猛然就明白过来了自己刚刚说错了什么话,赶紧矫正:“OK,我说错话了。不过,咱两怎么说都是好兄弟一场,好歹我也是谈过几场恋爱,以我一个过来人的身份告诉你,这女人啊,得哄,不能硬碰硬。你没听说过吧,女人是手造的,心也是很弱的。你稍微用力一点,她就会碎了。你别身在福中不知福,人家小邺……不不不,沈邺爱了你这么多年,这是你的优势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