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七十四章 宫中初现天花迹 人心惶惶难度日

cc国际网投官方合法吗_cc国际平台犯法吗_e彩cc国际: 金童记 作者: 濯水清浅 更新时间:2019-11-06 13:35:51 字数:2373 阅读进度:474/474

婧儿有些担心无忧母女,准备翌日送朝阳去学堂,顺道去停荫堂看看她们,然她们翌日还未出门,便有宫里小太监来传话,说学堂放几日假,近日先不上课了,什么时候开课了再通知。

朝阳喜得拍掌欢呼,盘算着要和小伙伴们去哪儿玩,但随即又想到湘儿还病着,真病的不是时候,难得学堂放假,怎么湘儿就病了呢!

婧儿觉着不妙,问小太监学堂为何放假,小太监说他不大清楚,他只是皇后娘娘派来传话的,婧儿又问他:“是只有朝阳这一班放假了,还是皇子公主们都放假了?”

小太监有些为难,到底没敢瞒婧儿,说皇子公主们都放假了,他和几个小太监一起出来的,挨家通知。

婧儿放小太监走了,让她的下人去宫里问问,出什么事儿了?随后又叫回来,算了,哥哥没告诉她,想必是不想叫她知道,她再去打听,又得惹他不快了。

宫里出了什么事,不出半日整个京城都能传遍,当日中午婧儿便知道了,宫里出天花了,浣衣局有个小宫女被诊出了天花,已经死了,底层地方的人,一开始头疼脑热也没法求医问药,想着就这么捱过去,结果越捱越重,身边同伴看不下去了才去太医院找个小药童来看看,小药童也摸不准,只以为是寻常出麻出水痘,开些汤药给她喝,到人要断气了才觉着不对,告诉师父,师父诊过之后便晓得是天花了,忙禀告给皇后娘娘,皇后第一时间封锁后宫,不许外头的人进来,也不许里头的人出去,将浣衣局也隔开来,那犯天花的小宫女尸体烧了,其他有头疼脑热天花前兆的人也都隔开来,又与太医院商议,给宫里各处烧艾洒醋消毒,不能让这些脏东西沾到他们。

小宫女是昨夜没的,今早上太医才去看,看出了天花便禀告给皇后了,皇后便派人去告诉这些要上学的孩子,都不用来了,学堂放几日假,皇帝当时已去上朝了,下朝后听说了这事,原本还要和大臣议事,也先遣散了,回后宫和皇后商议章程。

皇后的意思是要把那些有天花前兆的都隔绝起来,但三公主近日也病的严重,原以为只是普通伤寒,吃了几日药不见好,反而有愈演愈烈的趋势,她让太医再去诊过,太医说情况不妙,三公主身上昨日便起红点了,太医以为是水痘,她这个年纪的孩子也该出痘了,水痘也过人,是以昨日无忧便不让朝阳去看她了,但眼下宫里出了天花,三公主得的到底是天花还是水痘就不好说了。

皇帝心里一揪,让太医再去停荫堂看看,务必要确诊了才行,忽而又想起朝阳和湘儿最好,若湘儿得了天花,该不会传给朝阳,朝阳再带回家去……

皇帝忙派了两个太医去郡主府守着,郡主府本便有太医,姜家也有大夫,他尚不放心,若是旁的事情,婧儿有危险他一定要接到身边来亲自护着,但眼下的事情他自身尚情况不明,怎么敢把婧儿接进来,若天花是从宫里起的,婧儿呆在宫外反而安全些。

皇后的意思是,不管三公主得的是天花还是水痘,都要隔绝起来,就算她得的是水痘,本便在病症期间身子虚弱,极易再受外来病毒感染,为了大家好,停荫堂还是隔绝了吧。不仅是停荫堂,近日除了必要的活动,其他人都别走动了,免得去了别处传染了病症,也怕谁得了病症不自知走到别处传染给别人。

皇帝也没有别的法子,只得让太医院想法子消灭症结,皇后已经把两个儿子接到了坤仪宫来,让太医给他们看过了,两人都健朗的很,但不知日后会不会传染上,而且这种病症有潜伏期,便是已经感染了,前几日也看不出来,皇后不敢松懈半分,让他们多熏熏艾草,用醋兑水洗手洗澡,又让全宫上下都吃素,谁知道那些禽类有没有感染,他们若吃了感染的肉类,不会也得病吧。

吃的禁了,还有衣裳呢,得天花的是浣衣局的小宫女,谁知道经她的手洗了多少衣裳,会沾到多少人身上,宫里一时之间人心惶惶,各宫都关紧了大门,整个宫里死气沉沉的,除了那些低等的小太监小宫娥必须要出门做事,其余人都不出门,窝在自认为最安全的地界明哲保身。

金童回了乾元殿,宫里出了天花,他先停朝几日,但该理的政事也不能落下了,就算宫里出了天花,这个国家还是要运转的,

婧儿听说宫里出天花了,整个人也被吓得去了半条命,她让太医快来给朝阳诊诊,又说朝阳这两日瞧着不大精神,该不会有症候了?三公主的病确诊了没有?朝阳前几日还留宿在停荫堂了,她真不敢想。

几个太医轮流给朝阳诊过一遍,都确诊朝阳脉象正常,没有病弱之兆,婧儿不敢放松,也让人把郡主府封锁起来,又让人去军畿大营叫姜骥回来,外头危险,赶紧回家来,关紧门户,待天花平息后再出去。

婧儿让人把郡主府彻底洒扫清理一遍,又传了信去姜家,让他们也清理一下,她是不露面的,这种时候她明哲保身都来不及,并不想和姜家牵扯到一起。

姜骥接到婧儿传的消息便回家来了,但对于婧儿窝在郡主府不管姜家的行为很是不满,姜家一家子老的老小的小,都是病魔最容易找上门的,婧儿怎么能不管他们。

婧儿也对他很是不满,愤然道:“你要与你的家人共存亡,你尽管去,湘儿极有可能得了天花,朝阳前两日在停荫堂陪她一块儿住,她这会儿也危险着呢,我连自己的女儿都操心不来,我还管他们?你要做孝子慈父你尽管去,我们娘儿俩关起门来过日子,死在这儿也不碍你的眼。”

姜骥道:“我怎么能不管你们,你带着朝阳住在郡主府,我的爹娘在那边,你这是要将我分成两半么?还是让我来回奔波照看你们?你也知道要隔绝门户,不能轻易外出,若我在外头行走传染了病症,再两边跑,把你们也传上了,这让我良心何安?咱们是一家人,这种时候怎么能分隔两地?”

姜骥说的有理,但婧儿不想去姜家,她道:“这种危难时候,我要留在让我心安的地方,跟着你去姜家,我心难安,郡主府便很好,我带着朝阳住在这儿,只操心她一人便是,你尽管去那边儿,照看你的一家老小。”

夫妻俩意见有分歧,这种时候吵架也太苍白了,姜骥说不通她,抱了抱她们母女俩,让她们照顾好自己,他要去陪伴他的父母。